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包小说 >> 鱼不服 >> 十之九丧

孟戚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他是有意气黎主薄不假, 想让那家伙在怒极攻心之时, 摒弃理智从嘴里透露出一些有用的消息。

哪知道黎主气性这么大, 骂他两句就要晕厥一次。

孟戚自我反省,历来他审问的人, 不是军中悍卒, 就是骨头死硬的文人,再加上死士以及后来的江湖人……都是架得住折腾的人,少说也得语言交锋个四五回合,哪有黎主薄这样上来就倒的。

“帐篷砸得太狠了。”孟戚把责任推掉,然后从行囊里翻出艾草点燃。

理亏的时候,就得乖觉点,帮墨大夫准备第三次扎针。

烟雾缭绕。

刀客默默地后退一步,他觉得这味道呛人。

墨鲤看着黎主薄的脑袋发愁。

银针刺穴唤回神智的法子, 第一次是奇效, 第二次勉强还行,短时间内来第三次就未必能起效了。

还没等墨鲤想好用针的顺序, 他忽然觉得眼角瞥到的烟雾不太对。

这么浓?

点个艾草而已, 又不是烧火做饭。

墨鲤下意识地转头望向孟戚, 这才发现雾好像是附近林子里飘来的。

孟戚因身在艾草的烟雾之中, 尚未察觉异状。

不好!

墨鲤猛地站起, 急喝道:“屏息。”

约莫是艾草味太重,墨鲤之前没能及时闻到异味。

孟戚一甩手灭了火折子, 将艾草丢到石缝里, 提着黎主薄的双肩一溜窜出去好几丈远。

刀客则是因为远离艾草, 靠近林子,被那诡秘的烟雾近身,墨鲤未提醒的时候他还没觉察到什么,这会儿真气竟有些后继无力。

“这是什么,迷药?”刀客惊骇问道。

似水雾一般的烟缓缓飘来。

恰好是天亮前最黑的时候,常人根本看不见雾的形态,等察觉时或许已经晚了。

“是他们放的毒?”刀客的手脚微微麻痹,幸亏发现得早,症状不算重,可这种令人不知不觉中招的伎俩,实在令他心惊肉跳。

“不可能!”

孟戚凝神打量四周时,忽听这话,不禁生出几分啼笑皆非之感,“你怎么说也是杀手组织的头目,暗杀的办法能不能行,还得我说吗?”

刀客只是今夜受到的刺激过大,只感觉过去的几十年都白活了,竟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一时脑子乱了套。

被孟戚这样半讽半激地一提醒,刀客总算“捡回”了自己的脑子。

——想将迷药.毒.药混水后再令其蒸腾起雾,然后算准风向送过来?

且不说那些药蒸发时,只有正好在锅边火堆边的人吸进去才会中招,飘远之后别说毒连雾都融入风中看不见了,就说这风向吧,暗杀者做梦都想放个毒雾,一口气解决掉目标跟目标身边的所有护卫,轻松又安全,事实上这根本做不到。

风向是会变的。

只有特定的季节,或是特定的地形,才会吹固定方向的风。

问题在于,那里通常是刮大风,什么烟啊雾的,早就上天了。

真正能用毒雾,大概只有密林、沼泽、峡谷……这些情况比较特殊的地方,有天然的地势优点。然而他们这会儿在城外,豫州许多山就是个小土丘,闰县这边连山都没有,开阔得很,就一片林子显得阴森了些。

刀客在孟戚停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仔细打量过树林。

树木低矮稀疏,连个人都藏不住,还能点火蒸毒雾?

理虽如此,但刀客中招也是实打实的,他屏住呼吸,纳闷地用传音道:“那雾究竟从何而来?”

黎主薄在昏迷中呻吟了一声,孟戚只得拎着他退出去更远。

“大夫,你来看顾这人,我去林中看看。”孟戚嫌弃黎主薄这个累赘,可又不能让他死了。

“不必。”

墨鲤距离林子更近,他觉得这么一来一去的麻烦,索性自己进林子。

“大夫当心。”孟戚忧心忡忡地传音。

因为不能呼吸没法说话,墨鲤索性连传音也省了,只点了点头。

林中一片幽暗。

从外面瞧,树木低矮稀疏,不像有危险的样子。

一旦进入林中,枝丫横生枝叶遮蔽,免不了视线受阻,饶是墨鲤也没有视线能穿透石块树干的眼睛。

他仔细聆听着周围的动静,夜禽在树上发出咕咕的怪声,草丛里也有窸窸窣窣的动静,那是野兔山鼠之类的小东西,还有一阵接着一阵的虫鸣。夏日的夜晚,总是这么热闹。

不对,虫鸣声好像低了。

墨鲤提气跃上一株树的枝丫,侧耳听了听。

只有附近树上的蝉在叫,草丛里的虫子都没了动静。

墨鲤循声而去,随即发现有几处地面竟然冒出一缕缕的烟雾。

初始雾是泛黑带黄的,色极浓,被风一吹烟雾逐渐变淡,二十步外就难以分辨了。

墨鲤屏住了呼吸,闻不到烟雾味道。

他想了想,然后飞快地从树丛里揪出了一只呆头呆脑的兔子,试探着带入烟雾范围。

那兔子顿时挣扎起来,两腿乱蹬,脑袋往后一晃像是生生闭过气了,垂着脑袋跟四肢一动不动。

“……”

还是活的。

墨鲤不用看就知道兔子的生死。

最初是遇到危险时应激装死,可慢慢的,随着烟雾的吸入,兔子变得躁动起来,睁开通红的眼睛挥动四肢张嘴乱咬。

墨鲤将它扔在地上,它竟也不逃,匍匐着挪动,像是在抽搐,又似沉醉地啃着什么。

兔子身下没有草,只有落叶和泥土。

见到这番景象,墨鲤哪里还能不明白,八成是阿芙蓉焚烧后的烟雾。

——这也不是什么暗杀毒雾袭击,而是孙家人见势不妙,直接把制阿芙蓉毒丸的地方烧了。

这个秘密工坊,深藏在地下,出入仅靠密道连通。

不管是密室还是地道,都得有通风口。现在这些烟雾就是顺着通风口往外冒。

火烧尽后,无论谁都很难从一堆灰烬渣滓里猜出药丸的方子,而这种南疆圣药,只要没有实物,说出去别人也会当做疯话,完全不会相信。

墨鲤下意识地摸向放在怀里的瓶子。

还好在甘泉汤时,他因为忌讳阿芙蓉的威力,没有把它全部交给风行阁。否则这会儿,这瓶药丸没准就遗落在废墟里了。

墨鲤施展轻功,飞速出了林子。

对上孟戚疑惑的目光,墨鲤直接说了自己的猜测。

孟戚眉峰一蹙,四肢百骸都生出异样的感觉。

不是中毒,而是遇到对手的兴奋。

——已经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孟戚的唇角不自觉地漾出笑意,似自言自语一般低声道:“那孙掌柜倒是个人物。”

比黎主薄像样多了,当断就断,先是及时跑了,让他们抓了个空只能去军营碰运气。在阵法被破军营生变之后,没有派人过来追,而是把生产阿芙蓉药丸的地方烧了。

这一举动,也能看出孙掌柜在那个秘密组织里身份不低,且相当有权威。

不然就算再有决断,直接下令撤退、丢弃焚毁这么重要的工坊,他手下的人难道不会反对吗?

从孟戚把黎主薄劫出来,才过去多久?烟都已经烧得冒出通风口,飘出林子了。

能有这么快的动作,孙掌柜肯定在去军营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这一步计划以防万一,甚至在穿过密道的时候就下达命令安排好了人手。

走一步想三步,永远备好了应对之策。即使失败也能全身而退,甚至让敌人捞不到任何好处。

刀客看着孟戚缓缓扩大的笑意,以及跟表情完全相反的,凝重带杀气的眼神,一时间竟无师自通地恍悟了墨鲤与孟戚最初的关系——这家伙可能有什么疯病,所以需要名医时时刻刻看顾。

刀客简直怀疑吸进毒雾的不是自己,而是孟戚了。

“阿芙蓉焚烧之后的烟雾,也有毒性吗?”孟戚问,他见墨鲤神情严肃,而刀客知晓情况似乎又不太紧张。

“会让人跟动物短暂地失去神智,量大的时候癫狂,轻微的话应该只是手脚无力……”

墨鲤望向黎主薄,咽下后面的话。

当初薛令君掰药烧了一小块试的时候,发现鸡乱飞兔子乱啃狗甚至学会了傻笑。这是它们的脑子轻微失控,无法控制肌肉骨骼,这才做出种种怪状。

孟戚也发现旁边躺着的黎主薄有点不对。

只见黎主薄在晕迷中忽然无声地笑了起来,笑容扭曲,四肢轻微地抽搐,仿佛远离了头痛的折磨。

“这个……还有救吗?”孟戚嫌弃地看黎主薄。

“别让他继续吸进毒雾。”

墨鲤无奈,因为他看到刀客指了指自己。

“你应该知道,这种程度的毒并无大碍。”调息内力多运转几圈,什么症状都没了。

黎主薄不会武功,解决不了,武林高手怕什么?

墨鲤皱眉问:“此刻你应该已经恢复了吧。”

刀客:“……”

话虽如此,但还是会担心有没有后遗症。

没有人比刀客更清楚飘萍阁控制杀手的药丸,有多厉害。

只要对这玩意上瘾,就等于一脚踏进了鬼门关,武道境界就此止步。过一年内力变得狂躁难训,筋骨不如以往,十分的武力只能剩下七八成,吃一颗药又或许能爆发出十二成的力量,药效过了就宛如一滩烂泥。气亏精损,命不久矣。

刀客对武道与刀法异常痴迷,任何会影响他武道进境的事物他都会摒弃。

即使住在墓穴里,吃粗糙的食物,不饮酒不近美色,用日复一日的苦练与杀人来磨练刀法。飘萍阁的其他事,以及飘萍阁那个神秘的主人隐藏的力量,刀客从没有探寻过,他只活在自己的刀法里。

“不用专门解毒?”

“……多喝水,多休憩,少思少虑”

墨鲤面无表情地回答。

说完,墨鲤又指着黎主薄道:“麻烦你把他带远点儿,搬的时候注意一些。”

墨鲤给刀客指了个上风向的高处。

这么重要的人质就给自己了?刀客一惊,等回神的时候赫然发现墨鲤招呼了孟戚一起进林子。

孟戚似笑非笑地传音:“大夫不怕这个宿笠儿带着人跑了?”

墨鲤头也不回地传音:“一个用不上的人质,试试这刀客不好吗。”

黎主薄已经没用了。

墨鲤不懂计谋心术,不过他会盯孟戚的神情猜心思啊!

孟戚发现闰县这边真正做主的人是孙家商行的掌柜,而不是黎主薄。

黎主薄虽然出身西凉国贵族,是显赫八姓的后人,又懂奇门遁甲之术,但他的脑子并不太灵光,还有些自视甚高的毛病。尽管黎主薄在这股秘密力量里受到重用,那也是冲着他所学去的,被“首领”委以重任的并不是他。

就跟刀客一样,武功高,知道的事情太少。

黎主薄能透露的,可能只是那股秘密力量最表面的东西,等孟戚从黎主薄口中挖出消息再去追查,那些东西可能已经被果断行事的孙掌柜毁了干净。

失去了价值的审问对象,他的死活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墨鲤多说一句,让刀客看顾昏迷的黎主薄,只是出于医者之心。

“阿鲤,你太过善心了。”孟戚轻叹。

换了打仗的时候,没用的人直接杀了,再把头颅送给敌人。

留在己方阵营里做什么?浪费粮食!

“你刚才叫我什么?”墨鲤猛地转头。

“大夫?”

“不对。”

墨鲤面无表情地瞪视孟戚,后者一脸无辜。

噫,一不小心似乎把心里偷偷叫过的名字念出来了。

孟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着冒烟的地面运足十成力道一掌拍下去。

顿时漫天尘土,地动树摇。

就在地面往下坍塌的刹那,墨鲤右袖中刀光乍现,一刀劈开了原本密道通风口所在的地面。

※※※※※※※※※※※※※※※※※※※※

国师,你好好想想,这种叫名字的方法是不是你吃亏?

————

刀客:大夫,我中毒了,快救我

墨鲤:多喝热水.jpg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www.shubao100.com)鱼不服书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

猜你喜欢: [火影]忍界之神探花点龙笔原始再来东宫美人美人记异世之完美下属木香记皇后什么时候死天命为凰不负妻缘佛系女配穿书日常毒妇不从良[综]剽窃者每天都要防止徒弟上天全球高考钟情(快穿)盛宠令上神徒弟是病娇晚来天欲雪拖油瓶只想种田作为coser的我好难贫僧求退人间界重生成系统异界骑士
完本推荐: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全文阅读厨妃之王爷请纳妾全文阅读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土匪攻略全文阅读逆袭[星际]全文阅读千夫斩全文阅读蓝白社全文阅读女帝本色全文阅读婚无谱全文阅读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全文阅读为你摘下满天星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重生女配逆袭之孤女皇后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王者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至尊大帝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恶汉的懒婆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能升级避难所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每天都在被侦探逮捕的边缘试探承包大明团宠SCP莫得感情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现代修真指南超能灵卡师猫的忧郁忍界决斗场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我是首富我骄傲了吗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传奇浪潮十八年朝仙道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大梦主新书剑名不奈何极品特种兵妖孽医圣在都市农夫凶猛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弟弟的奇妙冒险都京地下城你真不是我男朋友妖道蚁尊神豪从秒杀开始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

鱼不服最新章节手机版 - 鱼不服全文阅读手机版 - 鱼不服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移动版 - 书包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