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包小说 >> 鱼不服 >> 有异人闻知

距离城隍庙两条街外的一处茶楼。

茶楼今天并没有开张, 二楼门窗紧闭,椅子全部被翻着架在八仙桌上。

角落里盘膝坐着一个身形高瘦,头戴斗笠的中年人。

——他直接坐在地板上,面前还放着一个装满茶水的瓷杯。

杯子是粗瓷, 茶水里漂浮着叶梗碎末。

无论从窗户,还是楼梯口, 都很难第一眼看到这个盯着瓷杯的怪人。

外面的喧哗声逐渐变响,似乎有很多人在跑动。

“打起来了……铁匠铺……江湖匪徒……”

含糊不清的字句隔着窗户传入, 屋顶瓦片嘎吱嘎吱作响, 楼下轰然惊叫,慌乱不堪。

有人跳到了茶楼二层房顶上,踩得瓦片滑动,似乎落足很重。他以极快的速度绕着屋顶走了一圈, 在观察四面八方的情况, 像是追丢了什么人,试图重新找到对方的踪迹。

远处再次传来尖叫。

屋顶上的人恼怒得一踏足, 纵身跃起, 离开了茶楼。

自始至终, 盘坐在地板上的斗笠人都没有动弹,只是在瓦片滑动时,冷冷地抬头凝望房梁。

逐渐,远处的喧哗声也慢慢平息了, 斗笠人面前的瓷杯依旧没有丝毫晃动。

“柳娘子失手了。”

没有震动, 备好的雷火霹雳管没有炸。

斗笠人半闭着眼睛, 发出一声叹息。

他缓缓站起,不再看瓷杯一眼,迈步下楼。

从窗户缝隙里照入的光,慢慢映在他的脸庞上。首先是坚毅有棱角的下巴,一层青青的胡茬,然后是平直无情的嘴角。

他不像刀客,斗笠下面还有蒙面巾。正常的斗笠只能遮住半张脸。

楼梯口站着两个茶楼跑堂打扮的小厮,他们弓着背,见人下来立刻低低唤了一句“主人”。

他们说话时态度异常恭敬,不敢抬头。

“孙细何在?”斗笠人的声音极轻,像一阵风轻轻拂过耳廓。

两个小厮的肩膀微微抖了起来,额头冷汗直冒。

大量涌出的汗珠甚至滴落在了他们身前的地板上。

正在这时,一声恭敬呼唤拯救了两个小厮。

“主公见谅,未知主公到来,是属下怠慢了。”

孙掌柜恰好踏入茶楼,他脸色难看至极,还带着几分少见的忐忑。

孙掌柜快步走到斗笠人面前,深深稽首愧然道:“属下顾虑不周,错失了重要的情报,以至于处处被动,毁了闰县基业以及除掉风行阁的最好时机。”

斗笠人先是摆了摆手,然后道:“风行阁一干乌合之众,何时铲除都不要紧,闰县由你经营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纵然毁去我也不会责怪。德微啊,你可知道真正犯下的错是什么?”

孙掌柜感到一阵战栗极快地滚过脊背,心知如果这个问题答得不好,他就完了。

“回禀主公,属下……属下让主公丢失了一柄绝世好刀。”

“唉,我知你和黎崧都瞧不起他。”

斗笠人语气仍旧平和,孙掌柜一闭眼,再不敢隐瞒,低声道:“您的刀落入风行阁之手后,属下未曾救援,反而直接发动了攻击,是属下之错。”

炸掉制造阿芙蓉的工坊、放弃闰县……这些都能站在顾全大局的立场上找到理由,唯有这一条不行。

哪怕让潜伏在风行阁的细作给刀客一个暗示、指一个逃生方向,然而都没有。

刀客的真正离心,是从火烧甘泉汤开始。

斗笠人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知你们嫌他呆傻愚笨,还一直克扣控制飘萍阁杀手的忘忧丹用量,把那群杀手关在地底看得严严实实,让你无法利用……”

“主公!”

孙掌柜听到这句禁不住打断了斗笠人的话,他冷汗直冒,竭力辩解道:“飘萍阁被他弄成那般,此人实是无能,也白费了主公的心思。”

飘萍阁本来能在江湖上掀起更大的风浪,孙掌柜也能借助这个杀手组织做更多的事情,可惜碰到了刀客这个傻子!这人窝在坟墓里不出来,整天除了练刀就是练刀,对其他事情一点都不关心,孙掌柜无法“结识”他,也不能“利用”他。

明明是主公麾下的势力之一,却没法讨到一点便宜,还得辛辛苦苦定时定日地送药丸,送绑来的江湖好手给人当打手,忙前忙后活像孙子。刀客却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更别提领情了,孙掌柜跟任劳任怨四个字可不搭边,岂能不怨?

斗笠人定定地看着孙掌柜。

后者腰背绷得笔直,恭声道:“主公,这世上有许多把好刀,或许想找比这把刀锋利的有些困难,但是比这柄刀更顺手的却不知几多!属下必定为主公寻觅到合意的刀!”

“很好。”

斗笠人转身向外走去。

孙掌柜连忙跟上,同时小心翼翼地禀告道:“掳走黎崧的人,身份已经确定了……”

“哦?是因为你派在风行阁的卧底,还是刚刚失手的柳娘子?”斗笠人轻声问。

孙掌柜的脸色忽青忽白,咬牙道:“那楚朝国师若是尚在人世,已是将近九十岁的人了,此人身份虽有风行阁确认,亦有些许江湖传言,乃至太京一地数月前的变故皆是和此人有关。可这世上将师辈名号代代相传的江湖人不在少数,那偷儿李空空便是如此,属下只想知道他是否……真为孟戚本人。”

“现在你知道了。”

茶楼里的气息变得异常沉滞,两个小厮几乎透不过气,脸色开始发青。

斗笠人缓缓转身,语气里第一次出现了怒意:“柳娘子等人足足练了二十年的空华阵,他们更是辛苦找出的适合联系这门武功的人,更有十足的默契。现在人没了,二十年的心血白费!孙细孙德微!我向来倚重你,这就是你给我的回报?”

孙掌柜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心底有苦说不出。

柳娘子住在城隍庙附近,不是为了监视王铁匠,王铁匠的面子没有这么大,今天的事本也是巧合。

孟戚三人扛着一具尸体到了铁匠铺,随后孟戚毫无掩饰地穿着秋闱试子的袍服招摇过市,配上他那副长相,柳娘子想不注意都难。城隍庙这一带鱼龙混杂,外来之人极多,他们本来就布有人手,见到孟戚出入点心铺,又去县衙附近转悠,岂能不起疑。再说闰县城门还封锁着,这个突然冒出的人,又去了“跟刀客有关的铁匠铺”里,身份简直昭然欲揭。

就是昨晚搅局、掳走黎主薄的人!

孙掌柜接到这份情报,直犯愁。

他不知道黎主薄已经死了。

可是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孙掌柜能推算得出。

——因为换了他也会这么做。

明面上孙掌柜抛弃、炸毁了一切可以暴露的线索,还把孙家伪装成昨夜出逃的富户之一,可仍有许多东西他是带不走的,比如插在官府里人手,兵营里有问题的兵丁,以及像柳娘子那样隐在街面上的势力。

这些人知道的事情可能还没有黎主薄多,要抓还要费一番心思。孟戚决心釜底抽薪,孙家不是诋毁风行阁勾结匪盗攻打县城吗,这个罪名还可以反扣回孙家头上,就看怎么利用黎主薄了。

活着的黎主薄会狡辩,死了的比较好用,割下脑袋或者直接把尸体丢到县令卧房里,伪装成匪盗头目,称跟匪徒做交易的正是黎主薄,现在出尔反尔就杀了他,再恶狠狠地索要财物,把县令吓个魂不附体后再在衙役兵丁围过来的时候逃走。

回头再去兵营一闹,别说县令,就连县尉都要起疑心了。

守卫森严的兵营为何能被人自由出入,当真没人里通匪盗?

不需证据,只要严查,他们安插在兵营的人就暂时废了。如果孟戚手段高超,从兵营吃空饷的惯例下手,就算他们做得再高明也有被发现的可能,而把人全部撤走又等于不打自招,引起齐朝注意。

这就罢了,主要是孙掌柜根据风行阁卧底的人禀告发现,搅局的人极有可能是楚朝国师。

当今之世,无论齐朝、遗楚还是圣莲坛,对这个名字的畏惧都没有他们西凉人更深。

典籍不记载,江湖无传闻。

故而无人知晓,西凉国国教,亦是高手云集足以抗衡江湖宗派的摩揭提寺,亡于一人之手。

“主公容禀……”孙掌柜强打精神,言简意赅地把自己的难处跟当时情形复述了一遍,“起初属下并不相信,待坐在兵营里,见对方视玄武杀阵为无物掳走黎崧,便心知不妙直接用上了本以为不会用的后招,将地底作坊炸毁。柳娘子来禀时,属下觉得不能让黎崧吐露更多消息,才痛下决心。属下不止派出柳娘子,还备了许多雷火霹雳管,主公应该听说了。其实属下本意是让人试探深浅,能战即战,见势不妙就走……”

孙掌柜发抖,火.药没炸,谁都能听得到。

可他委实冤枉,他看不起刀客,看不起黎崧,可绝没有送柳娘子等人去死的意思。

“孟戚当年闯入摩揭提寺,被空华阵整整困了三日,饶是如此破阵也用了半个时辰,柳娘子虽然武功不及当年护寺神僧,可只是半刻钟,又有雷火霹雳管相助,铁匠铺更是地方狭小难以施展轻功……怎么着,也不该……全军覆灭……”

如果是真的孟戚,快九十岁的人内功是更精纯了,可筋骨比不上年轻时,眼力高没用手脚跟不上。

如果是孟戚的传人,哪怕学过破阵之法,可这跟奇门遁甲不同,不是军阵,需要高手苦练多年。难不成孟戚还能找到精通空华阵的人给弟子喂招吗?

***

遍地狼藉的铁匠铺。

柳娘子从地上挣扎而起,神情扭曲,她意识到孙掌柜有事瞒着自己。

“你究竟是何人?从何处得知空华阵之名,又是何时……去过摩揭提寺?”

其他西凉高手也露出骇然之色。

只因摩揭提寺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没了。

随着西凉国王都一起,化为灰烬。

他们修习的功法,是以特殊的办法保存在地底的典籍,亡国十年之后,才有人挖掘到。

这人竟然开口说亲眼见过摩揭提寺护寺神僧所结的空华阵?

摩揭提名出梵文,意为无烦恼之地。西凉国的国教属于梵传佛教,几经演变独成一支,化自《楞严经》的十三部天魔我执相,甚至胜过中原名刹衡长寺的武学,只因常年在关外,在中原威名不广,然而真正的高手都知道摩揭提寺僧人武功的厉害。

空华阵是摩揭提寺的看家绝学,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破过。

“难不成你就是楚朝国师孟戚……”

某人微露得意,持剑一笑。

“……的弟子?”

孟戚的笑容消失了。

然后他依稀听到噗嗤一声,恼羞成怒转过头,只见墨鲤继续鼓掌,还点头说:“不错,这也是宿怨了,偏巧撞上。”

柳娘子想到孙掌柜让自己试探武功深浅,只要炸毁地窖,不管地窖里的人生死即刻脱逃的命令,愈发肯定孙掌柜知道孟戚的身份,心里更恨了。

“我没想到时至今日,还有西凉人意图复国,看情形你们干得还不错?”孟戚决定不计较这些西凉高手的愚蠢,他昔年只身入摩揭提寺,身边一个人都没带,哪来的弟子?

不过柳娘子等人一副遇到天敌的战栗表情,实在有趣。

墨鲤忽然扭头。

铁匠铺已经有一面墙完全倒塌,对着街的是店面,另外两侧却保持着完整。

墨鲤先有感应,紧接着是孟戚。

一股幽深强大的气息,静静伫立在墙外,似有一位绝顶高手隔着一堵墙看着他们。

孟戚抬手示意墨鲤退后,墨鲤不肯,他从那股气息里感觉到了隐晦的死气。

那种感觉,只有踏入遍布瘟疫的村落才能相比,刀客身上的杀气与之相比简直是个玩笑。

柳娘子等人先是面上一喜,随后也发起了抖——他们办砸了差事,丢了脸,竟要让主人亲自出手。

※※※※※※※※※※※※※※※※※※※※

空华阵。

这个说法出自楞严经。

便于虚空,别见狂华:当你盯着眼前一处不眨眼地看,久而久之眼睛疲劳,就会出现乱飞的阴影,这乱飞的阴影就叫狂华,这在佛教典籍里算作无中生有,大意是色、相、本质皆是虚妄,不要执着。是盯久了才生出的,因执而生,无论你怎样去抓,去追寻都是虚妄。

空华阵在这里是说摩揭提寺,搞了个让人眼花缭乱,越看越乱,越分辨越错的阵法,堪破空华狂华才能破阵的意思。

——————

当年的孟戚89级,随身带书查阅:??我先研究研究

今日的孟戚99级,把书倒背如流:堪破个P,打就完了。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www.shubao100.com)鱼不服书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

猜你喜欢: 我家吸血鬼他晕血娘娘她千娇百媚拐个太子当兄长佛系女配穿书日常[火影]忍界之神小牧场毒妇不从良巧言令色犬之神[综].含桃冰上传奇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尼罗河女儿]萝莉凶残异世之完美下属我不成仙野兽的魔法师亡国后我嫁给了泥腿子九叔万福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沉冤昭雪之后一蓑烟雨任平生东宫美人少年行求退人间界唯我心贫僧
完本推荐: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全文阅读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全文阅读无双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清穿日常全文阅读藏獒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综英美]持宠而娇全文阅读厨妃之王爷请纳妾全文阅读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名门医女全文阅读不是妻管严(网王)全文阅读麟趾全文阅读看我吃鱼都觉得好刺激全文阅读意乱情迷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异聊斋全文阅读海上华亭全文阅读仙鸿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1983开始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戏精老公今天作死没夺天造化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精灵之走向巅峰我能创造神奇道具稳住别浪总有妖怪打扰我学习你真不是我男朋友[综]文豪通病万族之劫我在汉朝搞基建[穿书]忍界决斗场重生过去震八方大唐:开局揭皇榜,身份被长孙皇后曝光了我是首富我骄傲了吗彼岸之主稳住,你可以[穿书]极品特种兵从夺舍孙悟空开始制霸封神穿越之异世的大唐古神的诡异游戏十方武圣快看那个大佬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长夜余火开局从相亲开始表小姐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鱼不服最新章节手机版 - 鱼不服全文阅读手机版 - 鱼不服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移动版 - 书包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