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包小说 >> 鱼不服 >> 命似草芥

隔着布, 很容易掂清楚。

包袱里软绵绵的, 硬物应该是纸张书籍之类的东西。

墨鲤把这些东西带出来,显然是非常重要的线索。

孟戚沉吟一阵,干脆在包袱上又系了一道结,往自己背上一搁。

管他像什么呢, 反正这里除了阿颜普卡就是大夫了, 又没别人看到。

“……”

孟戚的目光忽然下落,对上了菖蒲丛里的山雀。

山雀耷拉着一边翅膀,眼珠晶晶亮,脑袋随着墨鲤的动作一会儿挪向左边,一会儿又飞速挪向右边。看得欢快了, 还摇头晃脑, 芦柴棍儿的两腿直蹬水花,发出兴奋的唧唧声。

虽然听不懂禽鸟的语言, 但是飞鹤山龙脉的态度太明显了。

孟戚随手摘了一片漂浮在水面上的荇菜叶子, 再比一比, 椭圆形恰好比山雀的脑袋略大。

且说山雀看墨鲤正看得高兴, 忽然从天而降一片湿漉漉的叶子, 将它脑门额头盖得严严实实, 眼前更是一片黑。它气恼地扑腾起了翅膀,试图把讨厌的叶子弄走。

然后它僵住了。

因为一根手指隔着叶片,轻轻地摁住了山雀的脑袋。

“……很厉害?”

“唧!”

山雀响亮地应了一声, 威武不能屈。

孟戚嗤笑, 颇有深意地拖长音调:“觉得厉害也没用, 你没有人形,学不了武功。”

说完就收回了手指。

山雀呆傻傻地坐着发愣,连荇菜叶子掉了都没发现。

没有人形……不止是没法学武,还意味着打不过眼前这个可恶的太京龙脉啊!

“唧啾啾!”山雀猛地一下蹦了起来,发出愤怒急促的鸣叫。

孟戚背着手,还背着一个大包袱慢吞吞地踱步向前。

把飞鹤山龙脉气了个倒仰,恨不得拍孟戚一脸泥浆。

山雀挣扎着出了菖蒲丛,因为翅膀伤了不能飞,它敏捷地在布满芦竹、荇菜、凤眼莲的水面上小幅度跳跃。有几次落脚的叶片支撑不住它肥嘟嘟的身体,它就直接滑进了水中,不过植株都有旺盛发达的根系,山雀走的又是岸边,游一游就能蹦跶上来,故而勉强完成了“水上漂”的轻功展示。

孟戚就不一样了,他用的是真轻功,还离岸越来越远。

远处阿颜普卡与墨鲤身影模糊,树木像是被一道又一道的海浪冲刷着,左右摇摆。

月华一时有一时无,像幽魂一般东游西荡,躲在林间水下的生灵习惯了漆黑无光的晦暗,一被照到立刻撒腿甩尾拼命往暗处拱去,像被火烫到似的。

山雀哼笑,月光这么舒服,跑什么啊。

正想着,它一歪头,跟旁边漂浮在水里的一截“朽木”对上了眼。

烂木头当然不会长眼睛,这是一条鼍,身披鳞甲,满口利齿。

月光恰好也在这时移过来照在它们上方。

“啪!”

巨大的水花声,山雀仓皇扑腾着半残的翅膀踩水逃跑,鼍划拉着四肢慌张地水底钻不让月光照到自己。

如果它们能够说话,这一刻想必异口同声地高喊救命。

飞鹤山龙脉终于明白体型大的好处了,如果它也是一只苍鹰,引路的时候只要在高空盘旋就好,而且越高看得越远,根本不用这么卖力,那个西凉人想打伤它翅膀也没那么容易。

不对,它根本不应该出门!

突然迎面而来一阵狂风,山雀一个踉跄,硬生生被吹到了半空中。

风骤停,山雀总算能睁开眼了,本能地扇动翅膀,却只感到疼痛,石头似的往下掉。

耀目的月华映入山雀的眼珠,它身不由己地被带着翻了三圈,赫然发现那不是月光而是墨鲤手中的刀,之前袭击它也不是什么风,而是不死心的阿颜普卡。

比起西凉复国的霸业,阿颜普卡显然更想要把飞鹤山龙脉夺到手。

有了这只山雀,麻烦就会迎刃而解。

一直以来的谋划就不说了,还能威胁太京龙脉,解眼下之困。

然而墨鲤早就防着他了。

眼见情势危急,墨鲤抄起山雀,往后一抛,跟刚才扔包袱的动作一模一样。

配合默契,手比脑快的孟戚:“……”

接到之后,一人一山雀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嫌弃偏过脑袋。

“满身泥浆,脏得要命。”孟戚顺手把山雀搁在了自己背后的包袱上,顺带在包袱皮上擦了擦手。

山雀气得要蹦,可是一用力整只雀就陷进了包袱皮里,只剩头顶一簇黑毛还倔强地露在外面。

孟戚连看都不看。

没事,龙脉没气也憋不死。

有事的是阿颜普卡,他连着受了两次伤,先跟孟戚战了一场,消耗了极大的气力,这会儿已经没有精力再跟墨鲤拼下去。眼见飞鹤山龙脉就在这里,他几番靠近都没能成功,只能苦思脱身之计了。

瞅了个机会,阿颜普卡急退数尺,觑空开口道:“尊驾在屋中看到了故人之物否?”

包袱那么扎眼,阿颜普卡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家里有什么东西,做主人的还能不清楚吗?

太京龙脉会带走的东西不少,唯有一样是绝不会拉下的。

阿颜普卡眯眼道:“画圣杨道之的名作,搜集到手可是费了我好一番心血。”

墨鲤闻言,手上不禁缓了一缓。

猛虎图背后有机关的事,甚为蹊跷。

那边孟戚听到画圣之名,眉头一皱。

阿颜普卡在墨鲤眼中看到疑惑之色,心里大定,长声笑道:“画圣之作里最富有传奇之说的就是这幅猛虎下山图,曾有梁上君子行窃,入屋却发现有一猛虎趴伏在窗边沐月光酣眠,惊恐之下翻墙逃命摔断了腿。翌日官府来人一看,屋内并无任何猛兽痕迹,唯有墙上悬有猛虎图,而后杨家仆役也有数次见过那虎,出没于后院草丛、廊下……”

画上的虎当然不可能半夜出来溜达。

联系这幅画所作的地点,这个跟画上一模一样的猛虎,能无声无息跑到太京繁华坊市里在杨家溜达两圈的,当然是武功高强,能变人又能化为动物的龙脉了。

终于绕过这道弯,领会了阿颜普卡意思的墨鲤:“……”

原来你以为太京龙脉的原形是猛虎。

真是太看“重”太京龙脉了,没那么重的。

或许是阿那赫多山龙脉的原形误导了阿颜普卡?

苍鹰跟猛虎,这才是正常人预想里的龙脉化形,飞鹤山小雀是个例外?

不不,苍鹰才是那个例外!

墨鲤欲言又止。

他不太能掩饰表情,阿颜普卡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话里有什么不对。

——如果猜错了,为何提起杨道之你们就立刻有反应?

阿颜普卡不明所以地盯着墨鲤,可是形势危急,不容许他继续拖延下去。

“此画得来不易,我便在画轴后装了一个机关,以防丢失。尊驾带着这么多东西出来,想必没有错过那幅画……果然区区机关,是难不倒你的。”

孟戚闻言赶紧瞅了墨鲤一眼,见墨鲤毫无异样,才放下心。

阿颜普卡心里十分遗憾,老江湖行事谨慎,不会直接碰触画卷。可是这幅画突兀地出现,涉世未深的太京龙脉怎么就没上当呢?在阿颜普卡的预想里,是墨鲤孟戚闯入书房翻找物件时,孟戚一时不察,被墨鲤误触机关。

那些牛毛细针又多又密,淬了剧毒,猝不及防之下即使绝顶高手也要手忙脚乱。

如果屋子里还有两个人,能闪避的空间就更小了。

现在可好,孟戚从头到尾都盯着自己,只有墨鲤去了书房,还躲过了机关!阿颜普卡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神情扭曲。

墨鲤看了看刀,什么也不想说,接着动手。

“可惜的是,书房墙上的这幅是赝品,真正的画已经被我送到宁王那里。”

“……”

墨鲤的动作再次一慢,他真的不在乎画,胖鼠才在乎画!

他在意的是宁王。

或者说,阿颜普卡留在书房的那些书信,暗指宁王那边有问题的线索,到底是故布疑阵,还是真有其事?

孟戚没看过书信,不知道墨鲤怎么了,只猜到阿颜普卡要玩花样。

“先杀了再说。”孟戚气定神闲地背着包袱。

一力降十会,任他阴谋诡计,杀就完了。

阿颜普卡知道孟戚会捣乱,早有准备地补上一句:“尔等难道甘心被风行阁利用?”

险之又险地避开无锋刀,阿颜普卡眯起眼睛继续道:“国师难道不奇怪,是谁刺杀荆王搅乱荆州局势,让大战一触即发?他还要挑拨齐朝君臣将领之间的关系,让荆王跟齐朝互相消耗,我已派遣属下去打探,可是我早就猜出能做出这样事的人是谁。这十年间我与他数次交锋,都没有结果。”

你就想说宁王手下有高人嘛,可这跟风行阁有什么关系?孟戚刚想到这里,就又听阿颜普卡道:“那人名为裘陌,膝下有一女,未及笄就病亡了,裘府下人口风虽紧,奈何仍是有人见过那位裘小娘子的。墨大夫想必已在我的书房找到那幅连同书信一起寄来的画像了。”

不止有裘小娘子的,还有裘陌那一家子人的画像。

毕竟是做官的,不像阿颜普卡这样想遮着脸就能遮住脸,永远藏在暗处没人知道他长啥样。

裘陌真的不是什么姿容隽雅的无双文士,他外貌很普通,他的妻子长相也很普通,这让他们的儿女也都是那种丢在人堆里不好找的外表。阿颜普卡显然是费了大力气,那个画像的人把神韵抓得特别到位,画上的裘小娘子虽然年纪较小还穿着女装,但十成十是秋景看人的神态。

她目光锐利,嘴角下抿,极有气势。

七岁看老,秋景从小就是不愿在后院里空耗一生的女子。

“宁王麾下的臣子,让一个女儿去学武,去掌控贩卖着各种情报的江湖组织。风行阁,到底是这个女儿的东西,还是这个隐藏在背后的父亲一手谋划?

“风行阁熟知大江南北的商道车道河道,更有许多无形的、人与人之间的‘道’,一旦打起仗来,宁王会具有多少优势?

“比如这一次,若是没有风行阁,荆州的局势变化,能尽在裘陌算计之中?”

阿颜普卡连着三句质问,让墨鲤眉头越皱越紧。

墨鲤并非是怀疑秋景,就算她真的是裘小娘子,也不能证明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的父亲铺路搭桥。

世人总有个习惯,儿子在外面做的事肯定都出于父亲的授意,赚到的钱有家族亲长的那一份,培养出的势力也会为父亲效命,因为儿子永远站在父亲的那一边,而秋景女扮男装行走江湖,跟一个儿子也差不多了。

墨鲤觉得秋景不像是会听人摆布的,哪怕是她的生身父亲。

即使风行阁如那些信件所说,一直在为宁王效力,也不是因为秋景父亲的缘故。

这是大夫看人的眼力。

只不过信件泄露的秘密太多,还提到了飘萍阁暂时不用阿芙蓉之药丸阿颜普卡索性命人将最近一批药丸研制的粉末送去宁王那边,用计谋混入宁王的嫔妃所求的生子秘方,掺了香料充作熏香,直接毁掉宁王的身体。

书房那封信是回禀,提到“香料”已经顺利进入宁王后院。

如果裘陌能得到风行阁的一切消息,而风行阁知晓了西凉人使用南疆圣药阿芙蓉,当裘陌发现宁王后院的异常时,立刻就会想到阿芙蓉上面。

观之前荆州两岸水军对峙的计策,裘陌无疑是智计绝伦之人,阿芙蓉要是落到他的手中,不知是福是祸。

如果阿颜普卡让人带过去的只是药丸跟粉末还好一点,万一还有种子跟这种果实里取出的白浆……

墨鲤觉得事情棘手,他把书房搜罗了一通就奔出来找孟戚,结果还没机会跟孟国师商量,就遇到了阿颜普卡搏命要杀飞鹤山龙脉。

“这就是你的缓兵之计?”

孟戚知道墨鲤拿不定主意,主动上前一步,抚掌笑道,“透露风行阁的底细,难不成还奢求我放你一条生路。”

阿颜普卡深吸一口气,示意墨鲤停手。

墨鲤确实有许多话想要问明白,于是下意识望向孟戚。

孟戚点了点头。

墨鲤收回无锋刀,就站在阿颜普卡身前不远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好说了,吾等非是江湖人,不凭意气用事。一如春秋诸国,一时合纵,一时连横,不过随利而变之。”阿颜普卡绷着脸皮,肃然道,“我西凉欲复国不假,可几十年一无所成,如今基业也被尔等毁去。反观裘陌此人,背靠遗楚宁王,仰仗风行阁的势力,又野心勃勃,才是十足十的大患。”

不待孟戚二人反应,阿颜普卡又道:“经此一役,西凉人心已散,我有心复国也是不成。再者复国与我而言不过是一个幌子,我藏在这片河湾沼泽里,是冲着飞鹤山龙脉来的。国师与墨大夫可从飞鹤山龙脉听过阿那赫多山之名,事到如今也不欺瞒二位,我本是费庭部献祭山神的妖子,得阿那赫多山龙脉活命之恩,才有机会拜师摩揭提寺上一任的密谛法王……活命之恩不能忘,我走遍千山万水一无所获,最终不得不来到飞鹤山,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要救那条龙脉。或许对飞鹤山龙脉而言,阿那赫多是卑鄙欺诈的小人,与我而言,却是恩同再造的父亲。”

墨鲤面无表情,孟戚反手按住气得要冲出来唧唧乱叫的山雀。

阿颜普卡叹了口气,说:“正因有这一段过往,我才会救下宿笠,教他武功。稚子无辜,宿笠若有罪业,那也是我的缘故。如今复国无望,只希望太京龙脉能想出一个办法去救我的父亲,他命不久矣……”

孟戚忽然笑了。

山雀从笑声里听出了讽刺的意味,顿时安分了不动弹。

“说得很好,谋略深远,连那刀客的处境也能利用。”孟戚看着阿颜普卡神色骤变,兀自慢悠悠地说,“可惜了,你犯下一个大错误,你这番话别说我了,看看大夫有没有被你骗过去?”

阿颜普卡下意识地望向墨鲤,发现后者还是面无表情。

他暗暗提气,不甘心地说:“国师这是什么意思?我愿意将手下的势力交出,也愿意受驱使去对付宁王,乃至圣莲坛跟西南的天授王。只希望墨大夫看在天下龙脉愈发衰弱的份上,让阿那赫多山留有一丝生机,哪怕是久久长眠,也是我能报答的最后恩情,莫非国师不信?”

“这个,我倒是信的。”孟戚慢条斯理地点点头,阿颜普卡提到苍鹰龙脉的时候,不止语气真挚,眼中也激荡着强烈的情绪,这不是能装得出来的,或者说要装到这么真实瞒过孟戚的眼睛,不太可能。

然而不等阿颜普卡欣喜,孟戚又拖长语调一字字说:“三十年前你感激这份恩情,没准恨不得殒身以报,可现在不这么想了。感激归感激,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孟国师?!”

阿颜普卡怒上眉梢。

孟戚挑眉道:“怎么,难道不是吗?我虽没见过阿那赫多山龙脉,但是按照飞鹤山提起的过往,那位可不是什么救人不求回报的龙脉。也许最开始他是觉得稚子无辜,救你一命,可是他快要死了不能离开那座山,你又是被献给山神的祭品,他当然要用恩情笼络你,供他驱使。”

“够了!”阿颜普卡怒喝。

孟戚一敛笑意,冷冷道:“这其实是你心中所想,你也是这么做的,刀客宿笠不正是如此?”

阿颜普卡感到事态滑向了他无法控制的方向,心中一跳,望向墨鲤。

墨鲤对上他的视线,忽然开口道:“你想问是何处暴露的心性?不是刀客宿笠,亦非方才那番言语,而是你最初所言,‘龙脉日渐消亡,天下分久必合,此乃大势所趋’。”

阿颜普卡脸色逐渐变了,墨鲤神情冷淡地看着他。

天下分久必合,是说如今的乱世,倒是没有什么大毛病,有问题的是前一句。

“我不明白墨大夫是什么意思?”阿颜普卡咬牙切齿。

孟戚代墨鲤回答:“你本意是先发制人,像古代说客一般,先吓一吓太京龙脉,当头说一句你们龙脉迟早都要没了。往深里说是一个连环套,等找到飞鹤山龙脉,我们必然不会同意你用一个去换另一个。如何让太京龙脉不能置身事外呢,自然是威严恐吓了,阿那赫多山的灾厄来得突然,如果解了他的困境,有朝一日太京龙脉遇到同样的麻烦也不会担心——你想把还活着的龙脉都骗到阿那赫多山去。”

“太京龙脉灵气充沛,阿那赫多山远远不是对手,尔等有何可惧?难道就此不敢上山了吗?”

“不,你若有心救阿那赫多山,那时就应该开口了。我们不来飞鹤山,就不会知道阿那赫多山曾经拐骗飞鹤山龙脉的劣迹,那样岂不是更有利一些?”

阿颜普卡闻言语塞,好一阵才说:“尔等那时与我敌对,又有风行阁在旁煽风点火……”

孟戚一摆手,没好气地说:“别提风行阁了,跟他们无关。”

墨鲤不想把话说得太明白,孟戚就不会像他那么客气。

“你并不真心要救阿那赫多山,如你所说,只要给他留一线生机就成,你真正的目标还是在我与大夫身上。你看上什么了,龙脉的其他本事?长生之术,不老之法?”

“……长生不老根本不存在,不过是短暂的,比一般人活得久一点的本领,如同武功。武功到了你我这般,在寻常百姓口中,亦是神仙之术。”

阿颜普卡试图狡辩,孟戚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不善地说:“说得不错,因为这对你就足够了。你是赞普,西凉人尊你为天神之裔。几十年苦心培养出这些势力,还是太少了,时间太不够啊,你想要被人奉上神坛,最好八十岁仍旧是一副年轻人的样貌。你想我能学会,你为何不能?等你学会了,你再让一些受你看重敬你若神明的人学会……何愁人心不服?说要一起对付圣莲坛,我看圣莲坛这个邪祟玩意,估计也少不了你的手笔。”

阿颜普卡目光闪动,沉默不语。

孟戚见他神态,立刻上前去拽墨鲤:“不好,快走!”

墨鲤想也不想,应声后退。

阿颜普卡周身窍穴腾起大量白雾,四肢诡异地鼓涨起来,灵气疯狂地向他涌过去,与元智大师那次突破不同,这摆明了是玉石俱焚一类的魔功。比一般江湖魔功更棘手的是,阿颜普卡会驱使灵气。

孟戚看似带着墨鲤急退,却背着手指了个方向。

只有包袱里挤出脑袋的山雀看到了。

阿颜普卡纵身扑来,势若疯虎,似乎想拉着孟戚一起死。

孟戚挥剑格挡。

激荡的真气内劲卷得枝散叶飞,河水层层翻涌,甚至露出了底部湿泥。

来不及逃脱的鱼虾以及水植一瞬间就化为齑粉。

山雀处于风暴中心,吓得把脑袋缩了进去,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希望孟戚有这个本事抵挡。

然而它刚缩回去没一会,就感到周围那仿佛天地震裂的动静没了,山雀又小心翼翼地探出头。

——它只能看到孟戚的背。

孟戚持剑,足尖在慢慢平复的水面数次轻点,来到一处岸边。

这是一个河湾,植株异常茂盛,现在这些芦竹菖蒲的叶子都被鲜血染透了。

阿颜普卡躺在岸边,他挣扎着几次要站起,都没有成功。

“你……怎么……”

他一张口,就有鲜血往外流。

原本站在他面前的墨鲤慢慢后退,无锋刀滚落成串血珠。

伤口在阿颜普卡胸腹处,纵横两道弯弧。

山雀歪着脑袋看了看地形,发现这里正是孟戚让墨鲤过来的方向。

“怎么猜出你要往这边逃?你要带伤逃跑,我已知晓地形,又精通奇门遁甲,换了我有这样的敌人,我也觉得水下才是唯一能逃脱的生路,这边就是往芦苇荡最深区域的路。”

孟戚说一句话,阿颜普卡就吐一口血。

虽然阿颜普卡不明白孟戚为什么会知道哪处水深水浅,按理这也不该是那只小山雀会记的东西,但孟戚不会说出真相的。

沼泽水深有限,个头大一点的鱼路过的时候就会在意能不能游起来。

“……或者怎么猜出你要逃?像你这样的人,是不舍得玉石俱焚的,只要能活命,可以拼着震伤内腑,也可以拼着经脉俱废。因为你有勇有谋,有眼光有远见还有无数的后手,再狼狈都能东山再起。”

孟戚走到墨鲤身边停下,淡淡地说,“你是枭雄,我太了解枭雄了。”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阿颜普卡眼底满是戾气,然而丹田受创,气力难聚。

“死总要死得明白的,就算作临别之礼罢。”

孟戚说完,一剑削去阿颜普卡头颅。

剑势极快,快到了死去的人不会感觉到头痛,只能感到“自己”飞了出去,眼中还能看到摇晃残余的景象,听到声音,脑子也能短暂的思考。

“我才是太京龙脉。”

阿颜普卡闻言猛地瞪直了眼,他有许多话要说,但是发不出声音。

一声沉闷的水花,头颅落入了河中。

良久,墨鲤才沉声道:“走罢,还有一些困在沼泽里没有逃出去的西凉人。”

“大夫今日……”

孟戚蓦地住口,他感到墨鲤回来后情绪一直不太对。

墨鲤知晓这未尽之意,他仰头看天。

一些树木在打斗中折了,露出一小块空隙,月光直直照在河边,照在两人的身上。

“去找阿芙蓉种子回来的路上,听到砸墙的异声,找到一个较小的汀洲上,见一些疯了的女子被锁在一间草屋里,还有两个带着镣铐骨瘦如柴的男人,据说是原本住在芦苇荡这里的百姓。”

西凉人占了这块地方,他们沦为奴人,生不如死。

“他们周身是鞭伤,在夜里看不见东西,元气耗损至无,脏腑虚弱至极。即使救下来好好养着,也没有几年好活了。”

※※※※※※※※※※※※※※※※※※※※

涉及前面剧情不详细写在正文里面了,前面说到阿颜普卡在闰县百姓纷纷惊慌逃跑的时候救过一个差点被人群踩死的小孩,阿颜普卡说那小孩活不长久,因为小孩母亲既舍不得放下细软也舍不得放下孩子……其实这里就是他性格的体现,他知道这个母亲是爱孩子的,但是爱没用,世上有钱【利益】的存在,爱微不足道了

阿颜普卡对苍鹰,并且苍鹰对他自己的恩情与爱就是这样

————

孟戚:你犯了一个大错,我才是太京龙脉啊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www.shubao100.com)鱼不服书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

猜你喜欢: 废材逆袭之倾世大小姐野兽的魔法师[综合]人生企划案胆小如鼠的我却成了捉鬼大师异界骑士总有人劝我造反我就是这般好命东宫美人师父他太难了重生算什么公主殿下嫁到天命为凰入魔娘娘她千娇百媚第一科举辅导师!毒妇不从良冰上传奇神故江南岸上神徒弟是病娇[希腊神话]大地之父妄人朱瑙我家吸血鬼他晕血作为coser的我好难一蓑烟雨任平生将军的娱乐生活[古穿今]
完本推荐: 天才邪医全文阅读宦官的忠犬宣言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仙鸿路全文阅读废后芙兮全文阅读金枝御叶全文阅读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受益妃浅:腹黑世子痴傻妃全文阅读玉玺记全文阅读半生逍遥(GL)全文阅读这个锅我背了![快穿]全文阅读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全文阅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全文阅读我的如意狼君全文阅读庶得容易全文阅读都市之疯狂外交官全文阅读反派有话说[重生]全文阅读穿成总裁白月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嫁豪门不如修仙!极品特种兵山野旅馆[种田]传奇浪潮十八年开局从相亲开始从今天开始当菌主从2077开始禁区之狐空姐的神医保镖从斗罗开始诸天布武清穿福运太子妃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忍界决斗场忠犬收割机[快穿]快看那个大佬现代修真指南超级影后.无限列车全职公敌都市之至尊狂婿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从诛灭同族开始的宇智波精灵之走向巅峰前浪紫藤花游记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大明王朝1500九天帝尊每天都在被侦探逮捕的边缘试探巫女的时空旅行

鱼不服最新章节手机版 - 鱼不服全文阅读手机版 - 鱼不服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移动版 - 书包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