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包小说 >> 鱼不服 >> 受者传德

刹那间过了十招, 彼此都看不透路数。

再打, 就要波及周围百姓了, 只能停手。

道士警惕地看着孟戚,刚才过招时, 劲风掀起了斗篷一角, 他看见了孟戚的样貌。

江湖上何时出了这样一个高手?这般年轻,这样深厚的内力,很难不让人想到司家卖出的那些灵药。

有门路用灵药增强实力的高手,为何混在人群之中,还穿得这么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还有这长相,只要见过的人都不会忘,结果却籍籍无名,甚至察觉不到他的气息, 如果不是他站在另外一人身边, 过招时主动迎上,道士差点把这人忽略了。

这等藏匿气息的手段, 难不成出自江湖上最神秘的杀手组织飘萍阁?

道士的目光又落在墨鲤身上, 疑惑更盛。

如果说前面那个是像隐士的杀手, 这个人就更怪了, 神情跟举止像是出身良好的大家子弟, 眉宇间却没有傲气,穿这种粗制的衣服也没有任何不自然。

杀手组织能养得出来这样的人?

——道士觉得孟戚年纪轻, 内力深厚得不正常, 其实孟戚也是这么想的。

虽然这道人的外表年纪看着比孟戚要稍大一些, 但孟戚的年纪完全是个谜,导致他与墨鲤都忽略了自己看起来更不正常的事实。

于是三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谁也不说话。

这时前面一阵大叫,三人同时望去,只见山道上方有块大石正摇摇欲坠。

“躲好。”墨鲤只来得及嘱咐秋红一声。

石块一旦砸下,顺着山道滚下去,谁都避不开。

孟戚到了巨石下,抬头一看,发现道士也来了。两人各自警惕,只因这石头太大,击碎了乱石横飞出去一样杀伤力惊人。

“救命!”一个赶车的汉子舍不得自己的骡车,车轮卡在了一处缝隙中,整辆车往左边倾斜,眼看就要翻倒。

同时又有逃避不及摔倒的人,再次受惊的骡马,山道上乱作一团。

墨鲤返身把歪倒的骡车推到旁边,袖中刀滑进手里,势若疾风,连着斩断了好几根拖车的缰绳,把骡马跟大车分开。

转眼间解除了数个危机,等到墨鲤掠入旁边岔道的时候,他手里已经有六七匹骡马了。

不管是脾气暴躁的驽马,还是胡乱蹬着蹄子的倔驴,到了墨鲤手中,就安静了些。

……毕竟有灵气。

它们本能地想要亲近墨鲤,然而墨鲤却对他们没有兴趣,安抚了一遍就把它们丢开了,留下一群骡马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墨大夫的背影。

“无锋刀?”道士惊怔地喃喃。

孟戚趁机把大石向后推了三尺,又砸了一拳,让它深深陷入土中,不再摇晃。

道士按着腰间长剑,施展轻功跃到墨鲤面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被孟戚拦下了,匆促间又过了几招,这次没有试探,看着声势惊人。

“打起来了!”

恰好有个秋陵县逃出来的老者见过墨鲤。

“大夫,危险!”老者急忙去拽墨鲤,想要把他拉到安全的地方。

墨鲤只能随着老者退了几步。

“你还是大夫?”道士连忙避开孟戚,气息急促地问。

“怎么,看你如此欣喜,难不成是要求医?”孟戚似笑非笑地说,“怕是要让你失望,大夫正在为我治病,顾不上你。”

道士先是一愣,然后目光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的转悠,不知为何更亮了。

墨鲤:“……”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最初他们不是怀疑这个道士跟司家有关的吗?怎么扯到治病上面去了?这个道士看起来身体康健,不像有病的模样——

是了,对方说出“你是大夫”的语气,跟孟戚当日很像。

难不成这年头的武林高手都有疑难杂症,求医心切?

道士神采奕奕地问:“这位大夫看起来身怀武功,不知用的是什么兵器?”

墨鲤正要说话,孟戚又挡在了他面前,语气不善地说:“阁下若是有心求医,何不报名?探究他人武功路数,是何用意?”

道士这才稍稍平静了些,他看了看周围,觉得人太多,只能含糊道:“我有一位恩人,他医术高明武功过人,看着却像是饱学之士,完全不似江湖人,多年前隐居山林,不知所踪。今日,今日……”

说着就吞吞吐吐起来,还一个劲地盯着墨鲤的袖子看。

剑客的眼神总是格外灼热,这道人尤为甚之,孟戚看得很不高兴。

然而再不高兴,也没法把人撵走,于是脸黑了。

——听道士那番形容,所谓的恩人分明就是秦逯。

墨鲤不知道这人说的是实话,还是故意找了借口,他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劝走了那位老者之后,沉声问:“你是何人?”

道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在下宁长渊。”

他报完名,发现两人神情毫无变化,不禁感到一阵纳闷。

——难道自己还不够出名?

“宁长渊?”

一声轻轻地惊呼,道士精神一振,结果回头时看到的却是一个瘦弱书生。

道士眨了眨眼,发现这个书生故意用头发盖着耳朵,脸上灰扑扑的,身量瘦小,举止也有些偏女气。

这不是书生,是个女子。

道士没有揭穿,女子乔装打扮,总有不得已的原因。

说话的人是秋红,她被人群挤到了道旁,因为担忧没有离去,结果听到了那道人报名,大惊之下不小心出声。

秋红看到那三人同时望向自己,只能硬着头皮说:“这……这个名字我听过,是朝廷通缉的要犯。”

“……”

墨鲤望向道士,发现后者神情忽然变得尴尬。

孟戚若有所思,秋陵县是个小地方,通缉令发到这里,估计是全国通缉,秋红一心要报仇,对于寻常江洋大盗之类的通缉,估计不会记在心上。

听了名字的发音,立刻就能想到这个人——印象很深啊!

“不是跟司家有关。”秋红急忙解释。

墨鲤释然了一些,不过心中疑惑仍在。

“什么罪名,因何通缉?”孟戚继续问。

作为前朝国师,他原本也是齐朝的秘密通缉对象,只是在锦衣卫暗属折了许多人之后,这道通缉就名存实亡了,没有人想来找死。

一个武林高手会被朝廷通缉,无非是杀人、劫货、叛乱等等,不知道这道士是什么情况。

“呃,通缉令是这么说的,燕州人宁长渊,常为他人伪造户籍、路引,以及僧尼度牒……”

秋红曾经想在报仇之后离开青楼隐姓埋名,所以记得很清楚。

现在她没说完就住口了,因为气氛真的太尴尬了。

宁长渊以手扶额,默默转头看山壁。

——为何不说他在江湖上的显赫声名,非要提官府通缉令?

“噗。”

沉默一阵后,孟戚笑出了声:“这可真是个人才。”

墨鲤神情古怪,因为他想到自己的路引,也是伪造的。

而且薛令君做这事是老手了,当年他跑去考功名,户籍学籍都要伪造,毕竟考科举要求三代清白,有人担保,薛庭一个江湖人居无定所哪儿来的这些东西?

干这一行可不容易,要会刻章,要能仿字,还得知道不同衙门的公文格式,再精细一些的话,录入户籍路引度牒的官府中人,最好也要确有其人。

这样一来,除非查档,否则根本看不出真假。

就不知道这位宁长渊,做的是粗制滥造的买卖,还是精良高仿的生意。

大约是墨鲤目光带来的压力大,宁长渊撑了半天,还是面对了这残酷尴尬的现实,他伸手进怀,气弱无力地问:“你们这般看我,莫不是需要路引?”

“……”

墨鲤推了推孟戚,后者配合地问:“多少钱一张。”

“说实话,看情况。”宁长渊十分为难地说,“最简单的是路引,可是你不能不懂当地的方言,否则就太假了。”

孟戚换了官话说:“太京的路引呢?”

“这个不行,京城人不管去哪里都要引人注意,更何况你长得……咳,小地方的路引比较容易伪造,也没什么人查。”宁长渊看了看墨鲤,迟疑地说,“这东西我不是随便卖的,我还得知道你是什么人,为何需要路引。”

说着他神情一正,义正辞严地说,“若是行不义之事,纵然逃到天涯海角,我必一剑杀之。”

孟戚抱着手臂,感兴趣地提醒道:“你杀不了我。”

宁长渊想了想,确实没什么把握,他干脆地把衣袍一拉,果断地说:“那我不卖了!”

“……”

墨鲤干咳一声,把玩脱了的孟戚推到旁边,低声问:“你说你有过一个恩人,这恩情是怎么回事?他救过你?”

宁长渊肃然道:“在下年少时,经脉淤堵,习武之后更加严重,一日病急垂危,家师辗转请来了秦……请来了神医,为我医治三月,尽心竭力,我方才痊愈。家师也因此得知我天赋高于常人,经脉重塑后修习内功事半功倍。”

墨鲤想起来了,秦逯确实提过,因为这个病例十分罕见。

还说换了别人去治,那孩子多半活不了,即使活着也是废人了。

“救命之恩,再造之德,宁某一生不忘,故习剑有成之后,离开门派行走江湖,不求行侠仗义名扬八方,只愿为世间尽一己之力。”

“你的一己之力,难道就是伪造……”

“咳咳。”宁长渊连忙打断孟戚的话,“我做这个是阴差阳错,总有人被迫背井离乡,可是律法严苛,百姓不许离故土,否则以流民罪处。要是有了这一张路引,逃到别的地方还能另谋生计。”

墨鲤神情一凝,许久才道:“你说得也有理。”

“若逢灾变战乱,有大批流民,你这法子就无用了。”孟戚对宁长渊有些微妙的敌意,只因对方看墨鲤的眼神太过灼热。

“我是不能,但我不是只会伪造路引。”宁长渊目光炯炯地说,“得神医救命恩德的人,遍布天下,吾等无力对抗天灾,也不能改朝换代,但仍有救世之心。我平生之愿,乃是再见神医一面,告诉他当年救过的人,没有白救。”

墨鲤一时失神,秦老先生知道了,会高兴吗?

应该会高兴吧,医者悬壶救世,最终却未能改变这乱世。

——纵有冠绝天下之武,起死回生之术,却救不了人心。

秦逯虽然不说,但是会隐居深山,除了年华老去,正是由于游历天下时一次次失望,不知见过多少类似青湖镇、四郎山的事。

墨鲤出门还不到半月,就感觉到了这样的无奈,而秦逯呢?

宁长渊脊背挺直,掷地有声地说:“薪尽火传,虽然我等不是神医弟子,但愿将老先生之心传与他人,尽己所能,俯仰无愧于天地。我相信总有一天,世道会变!”

孟戚神情变来变去,意识有些恍惚。

墨鲤也是一般模样。

过了半天,宁长渊忽然小心翼翼地问:“我看见了无锋刀,你真的是秦老先生的弟子吗?能告诉我,秦老先生是否安好?我能见到他吗?”

“……家师身体康健,只是年岁已高,不便见外人。”

墨鲤醒过神后,犹豫了下,还是隐瞒了秦逯的行踪。

墨鲤想要好好看看这世间,不只是为了寻找同类,还想看看有多少人像宁长渊一般,会不会终有一日,山河稳固,岁月静好,人心向善,百姓不再颠沛流离,不会被随意屠戮。

“你说的话,我会转告老师的。”墨鲤郑重地说。

宁长渊精神一振,其实他听到秦逯还活着就已经很高兴了。

“二位从秋陵县来,可曾看见司家之人?”宁长渊想起了正事。

“司家已经不复存在。”孟戚放缓了语气,刚才的敌意荡然无存。

宁长渊左右张望,目光落到不远处的秋红身上。

“这位是?”

“若有不便,我先去旁边歇息。”秋红也被刚才那番话震慑到了,此刻看见宁长渊似乎想要说什么,便指了指山道旁边,主动避让。

墨鲤点头,宁长渊等她走远之后,方才说:“我追查到司家拐走了一些流民。”

说起这件事,墨鲤神色一黯,摇头道:“他们被司家奴役,受尽苦难,如今也都不在了。”

宁长渊顿了顿,然后说:“我来迟一步,看来大夫也查了司家金矿的事。”

“无意间遇到。”

这次说话的是孟戚,他跟墨鲤看起来十分亲近,宁长渊也像秋红一样,很想问他们是什么关系,但是问出来又太过失礼,只能忍着。

“除了流民,还有一事,秋陵县司家的商队曾经在各地大量采买丹砂。”

“丹砂?”

孟戚反问,还没有意识到这东西哪里不对。

墨鲤知道丹砂是什么,这是一味药材,很多医者都喜欢用,不过秦老先生说这东西有毒,用的时候慎之又慎。

“是方士炼丹用的丹砂?道士画符的丹砂?”孟戚不明白司家采买这个做什么。

“四郎山有金矿,司家采矿炼金,确凿有其事?”宁长渊又问了一遍。

“不错。”

“那就不好了!”宁长渊脸色难看地说,“二位知道挖出金矿之后,如何提炼成金子吗?”

这可真的问倒墨鲤了,他读过很多书,唯独没有这些。

“以水力冲洗?”孟戚倒是知道一些。

淘金嘛,把矿石在水中反复冲洗,可以剥落金沙。

宁长渊点头道:“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另有一个秘法,乃是烧制丹砂得到水银,再用水银提炼金矿,是方士在无意间发现的。”

“水银?”墨鲤开始皱眉了,这个也有毒。

虽然古书上将它吹嘘得天花乱坠,但是医者再清楚不过了。

古时帝王轻信方士,服丹而死的比比皆是。

“这个秘法有个很大的弊端,提炼金子的人可能会中毒,住在附近的人也会中毒……如果司家行事不密,四郎山的土壤跟溪流都有毒性,这里根本不能住人!”

※※※※※※※※※※※※※※※※※※※※

混汞法,是古老的提炼金银的法子。

现在已经被禁止,因为很容易产生污染。

——————

在这个文里,四郎山有龙脉,就像保险丝,在彻底污染到没救之前,它先爆了

———————

最后介绍一下新登场角色。

宁长渊:我,天下第一剑客,剑术高绝。

作者:是办假.证的

宁长渊:……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www.shubao100.com)鱼不服书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

猜你喜欢: 教你养成一只圣母不负妻缘求退人间界[综合]转世千载冰上传奇我不成仙晚来天欲雪伊甸园一品驸马爷大限将至探花第一科举辅导师!唯我心末日叛刃原始再来将军的娱乐生活[古穿今]仙途闲修江南岸天命为凰炮灰修真指南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东宫美人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含桃师父他太难了
完本推荐: 超级电鳗分身全文阅读问道章全文阅读红楼之风华绝黛全文阅读大清厚黑日常全文阅读山河盛宴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犬夜叉]奈落夫人的穿越记事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都市之疯狂外交官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农夫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金枝御叶全文阅读守你百岁无忧(快穿)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独倾君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士兵突击成最强洪荒:今已成圣,现传道诸天!快看那个大佬我能创造神奇道具被迫成名的小说家东京吃货花瓶女配开挂了都市之至尊狂婿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万族之劫你可别动心超级影后.忠犬收割机[快穿]芝加哥1990大佬穿成女配(快穿)传奇浪潮十八年我专杀主角猛卒娘娘每天都想暴富十方武圣末世胖妹逆袭记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戏精老公今天作死没八零之美人如蜜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紫藤花游记禁区之狐前方高能

鱼不服最新章节手机版 - 鱼不服全文阅读手机版 - 鱼不服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移动版 - 书包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