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包小说 >> 鱼不服 >> 守其道谋世用

正月初二, 雍州与平州交界的一处集市。

这里原本是荒地, 只长野草。

平州盗匪横生、雍州三年干旱, 许多百姓流离失所。他们交不起城门税,也没有能投奔的地方, 又害怕被朝廷抓去服苦役, 便聚集到一起,在距离城镇不远的荒地上暂时落脚。

为了活下去,流民拿出自己仅有的家当,与旁人交换。

时间久了,就成了这样村不像村,镇不是镇的破败集市。

墨鲤对这样的地方很陌生,他下意识地拽了孟戚一把,示意他走在自己面前。

孟戚:“……”

自从离开四郎山, 大夫对他的态度就变了。

以前他跟在大夫身后, 对大夫的背影非常熟悉,现在忽然被大夫强硬地要求改换位置, 孟戚很不习惯。

“武功高手不会走丢的。”孟戚忍不住说。

“你是我的病患, 我要观察你的一言一行。”墨大夫很自然地驳回了孟戚的意见, 认真地说, “我对你的病情有了新的猜测, 在没有确定之前,我需要你每时每刻都留在我眼前。”

“……”

孟戚心情十分复杂。

七分为难, 三分隐约的高兴, 这高兴太隐晦, 自己都没琢磨出味来。

孟戚在墨鲤视线扫来的时候,背部不由自主地绷紧了,下意识地表现出很清醒很有理智的模样,然后纠结地感受着视线停驻的时间。

——该不会是自己习惯性盯着大夫发呆,把人看得毛了,现在被反将一军吧?

腊月的债还得也太快了。

可能是自己认识大夫就在腊月,没讨到好口彩,孟戚陷入了沉思。

等等,视线怎么移走了?

孟戚猛地回过神,他转头望去,只见墨鲤正看着街边的一个摊位。

街道两边有无数个这样的小摊,从缺口的陶器到带补丁的衣服,什么都卖。

也有卖粮食的,不过都是粗粮,这个小摊卖的是黄豆,不是很饱满,装在一个小布口袋里,路边有人想用两双厚底鞋交换,被摊主拒绝了。

“孟兄,拿钱。”

墨鲤伸手,孟戚默默地取出一个钱袋。

刘将军的钱袋,这还是在青湖镇外打劫的那个。

“铜钱都花完了,只有碎银。”孟戚塞了一块给墨鲤。

墨大夫有些犯愁,这里都是以物换物,银子并不好使。

正想着,忽然看到了宁长渊。

虽然他们是一路过来的,但是到了这个集市上后,宁长渊如鱼得水,转眼就没了人影。

宁长渊一身道袍,腰佩长剑,这人有种特质,不管他身处何地,都不会让人觉得违和。这窄巷破路之上,宁长渊微微弓背,看着就跟骗钱混饭吃的道士没什么区别,连那柄剑都会被人下意识地忽略掉。

“他的剑术一定很高。”墨鲤喃喃。

“大夫想试试?”孟戚立刻提议:“或者我先去替大夫比试一番?”

他跟宁长渊交手的时间太短,也没有动用兵器,对宁长渊的剑法一无所知。

“不用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墨鲤忍着心中的好奇拒绝了,他怕孟戚跟宁长渊打得兴起,一不小心发病,难道他要当着宁长渊的面学猫叫吗?

神医弟子也是要面子的。

宁长渊崇敬秦老先生,墨鲤作为秦逯的弟子,自然不能给老师丢脸。

“大夫久在竹山县,没见过江湖上的高手,只是比试一番,没什么关系。”

“好了,我们先想办法……”

墨鲤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见宁长渊忽然转身把一个跟在后面的汉子撂翻在地,随后东一拳西一脚地打飞了好几个人。

街上的人也不惊惶,反而笑嘻嘻地看热闹。

“道长好身手!”

“道长回来了啊!”

宁长渊拍拍手,对着那几个灰头土脸的人说:“你们从刚才就跟着我,怎么?想拿我去官府换几个钱吃酒?好教你们知道,这世上赚什么钱都难,更别提是抓通缉犯了!”

那几人神情畏惧,不敢应声,爬起来一哄而散。

街边的人笑成一片,有不认识宁长渊的人,吃惊之下连忙跟路人打听。

“这是宁道长。”

“其实也不能算道长,他是个假道士,官府通缉的。”

“……不不,没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就是造假文书,雍州大大小小各级县衙府衙的官印都被他偷过,然后隔几天再还回去。”

墨鲤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口:“偷了去私刻印章?”

孟戚打量着宁长渊,没看出这人身上揣了那么多印章,再说不重吗?

“不,听说宁道长拿着一支笔,蘸着他特制的丹砂墨,就着纸随手便能画出印章……啧,那笔触深浅不一,粗细不匀,再一吹,那看着就跟真的一样!”

墨鲤惊住了,他下意识望向孟戚,后者也是同样的表情。

“……这是神乎其技了吧!”墨鲤自言自语。

宁长渊走过来,习武之人耳聪目明,恰好听到了墨鲤与路人的对话,当即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谦逊道:“没有这回事,我常年练剑,手稳而已。”

孟戚摇头道:“天下练剑之人,多如过江之鲫,有此技者,怕是只有宁道长一人。”

“其实会这些的人,还是有的,江南尤其多,只不过他们不练剑。”宁长渊摸着鼻子,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是伪造古董字画的。”

“……”

是了,除了模仿原作笔触,还有纸张、用墨、印章的逼真。

“说来也是巧合,因为印泥都用丹砂调制,我卖假路引度牒,都离不开此物。前阵子在雍州采买合适的丹砂,发现到处缺货,才知道被司家商队全部买走了。”宁长渊叹了一声,如果不是这个缘故,他不会那么快就去秋陵县。

“你说这里适合秋红暂住?”

墨鲤看了看周围,虽然破旧,但也井然有序。

没见到什么偷抢,很多人彼此认识,虽然面黄肌瘦,但有个过年的样子,笑嘻嘻的。

“之前领她去这里的作坊了,那边恰好缺人。”宁长渊看着街道两边来来往往的人,沉声说,“这附近的土地还算肥沃,只要种点作物就饿不死人。等到年后,还有很多人都去雍州做工,她要走也适合。”

“这里没有盗匪?”

“怎么没有,不过太穷了,基本不来这里。”宁长渊指着两边简陋的屋子说,“一开始都是暂住,只是住着住着,发现这世上没什么好的去处。像这样的野集,暂时还没有苛捐杂税,日子也能过。”

“若是有那人迹罕至之处,让百姓自给自足,也算是桃花源了。”墨鲤若有所思。

孟戚不置可否,倒是宁长渊笑道:“哪有这样的好地方呢,就算有,又能容得下多少人?天下这么大,为了争着活在桃花源,怕是要先打个头破血流。”

“宁道长希望看见的世道是怎样的?”

“我少时读过《孟子》,所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夸张了些。能吃饱饭,能活着,养得活子女跟老人,又知道他人的难处,这便够了。”

孟戚听了,神情有些微妙。

圣贤之书什么的,他也是信过的。

“……如此说来,宁道长匡扶天下,何不辅助明君?”孟戚试探着问。

“明君虽好,明君的子孙不明,又要如何?”宁长渊按着佩剑,语气凛然,“譬如剑客,该用好剑,他是相信一把现成的剑,还是相信铸剑师还没出炉的剑?”

孟戚不说话了,因为宁长渊问了一个千古难题,如何才能使君王代代贤明。

臣子显然是没法做到的。

皇帝自己也不行。

谁能知道自己死后、以及一百年之后的事情呢?

宁长渊看到孟戚还抓在手里的钱袋,便问道,“二位想买什么?”

“哦,那些豆子。”墨鲤回过神,示意道。

宁长渊笑道:“这事好办,大夫若不嫌弃,可以让我来。”

说着宁道长就去了那个摊位,取出一个纸包,打开里面是盐。

摊主眼睛一亮,忙不迭地答应了,宁长渊拎着那一小袋豆子从容归来。

墨鲤要给宁长渊银子,后者推拒道:“大夫若是肯留在这里逗留数日,我带几人来请大夫看病,就算报酬了。”

“吾等尚有要事,要去太京。”

“三日。”宁长渊劝道,“我看大夫身无长物,就这么上路,也不方便。如果大夫信我,我可以为大夫置办一些衣物行囊。”

“咳!”孟戚忽然出声。

墨鲤与宁长渊莫名地看着他,以为孟戚要说什么,结果等了半天,孟戚才道:“置办衣物的事,就不劳烦宁道长了,还是我来。”

“些许小事,谁做都一样……”

“不一样。”孟戚肃然道。

贴身衣物的尺寸什么的,总不好让外人知道。

“不好耽搁宁道长做生意。”孟戚一本正经地说,“毕竟伪……画路引,也是费心费力的事。再说自己的东西,还是自己置办放心。”

——可你也不是墨大夫啊!

宁长渊看了看孟戚,又看墨鲤,终于明白秋红说的“奇怪”是什么了。

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www.shubao100.com)鱼不服书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

猜你喜欢: 探花长命女我就是这般好命贫僧天命为凰拖油瓶只想种田入魔佛系女配穿书日常[综合]人生企划案唯我心娇娘春闺我不成仙巧言令色神故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全球高考教你养成一只圣母鱼不服末日叛刃盛宠令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攻玉[综]剽窃者原始再来作为coser的我好难娘娘她千娇百媚
完本推荐: 在恐怖片里当万人迷[快穿]全文阅读仙鸿路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海怪联盟全文阅读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盛世嫡妃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农夫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地球上线全文阅读综琼瑶—善气迎人全文阅读反派有话说[重生]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相媚好全文阅读七星彩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王者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芳菲尽时情未了全文阅读深渊女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开局伪灵根竟然成了大师兄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开局十连后我横扫诸神精灵之走向巅峰超凡药尊穿越从小学生做起都市之至尊狂婿红楼春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影后恃宠而骄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传奇浪潮十八年废材逆袭之倾世大小姐北雄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福气农女:捡个王爷去种田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综漫之力闯异界亡者再临[全息]猫的忧郁都市之开局奖励十个亿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嫁豪门不如修仙!都市之山海至尊美食供应商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斗罗之骷髅也疯狂

鱼不服最新章节手机版 - 鱼不服全文阅读手机版 - 鱼不服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移动版 - 书包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