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包小说 >> 鱼不服 >> 布而广之谓教也

布而广之谓教也

城里药铺跟诊堂都关着门, 不愿意做斗殴受伤的江湖人生意。

墨鲤在心里默算随身行囊里的药材种类跟数目, 发现需要补充的几味药在南边不是稀缺货, 于是放下了准备敲门的手,准备到下个镇子再找药铺购买。

他一转身, 就发现孟戚不见了。

疑惑地朝着来路走了几步, 随即在街边一家布庄里看到了孟戚的身影。

墨鲤想了想,天气渐热确实该多添置一套衣物。

——哪怕不出汗,天天穿同样的衣服在路上奔波,有些过于邋遢。

墨鲤进门的时候,恰好看见孟戚点了一匹细布,是竹青底色上绣叶纹的,看着十分素雅。

只有身怀功名的读书人、贵胄子弟,以及七十岁以上的老者才能穿绫罗绸缎, 所以小城镇里的细布种类更多一些, 有些细布一匹的价格甚至比绸缎还要高。孟戚一来就要了铺子里最贵的布,掌柜喜笑颜开。

“客官您再看这一匹, 价钱还要更便宜一些, 瞧这料子多光洁细密, 还有这质地……哎, 虽然不是松江布, 但也差不了多少的。”

墨鲤原本不懂布料,竹山县毕竟是个小地方, 可是去过一次太京就不同了。

纵然不懂织料里面的门道, 大致好坏却是能看出的。

譬如掌柜竭力推销的那匹细布, 是极正的月白天正青色,比一般的月白更浅淡,然而问题也出在这个色上。

堪比魏塘纱的细布料子,很薄,色还这么浅,非常容易弄脏。

如果要做内衫或亵衣,这匹布的价钱又高了,在小城镇之中,这种布料很难卖出去,因为缺乏附庸风雅的文人墨客,大部分人都爱那些绣纹繁复颜的织料,除了家中有孝的,其他人根本不看这种素淡的料子一眼。

“什么价钱?”墨鲤上手摸了摸。

这匹布的颜色,让他想起从潭水底部仰望透入水面的月辉,是夜色被照亮后水波流动的浅蓝。

掌柜瞅了瞅两人形貌,报了四两银子的价。

“松江布六钱银子一匹,运到太京卖一两,掌柜这价格高了吧?”孟戚熟练地讲价。

“瞧您说的,现在要买也买不着松江布啊!南边地儿出的东西,有门路才能弄到呢,松江布物美价廉,别的布可不是。”掌柜看了看周围,见外面没人这才尴尬地笑道,“小老儿不是漫天要价,新布的价钱减不了。”

新织的布便似新粮,都是最贵的。

布会褪色,米会发霉,都不经放。

“行,再拿两匹,价钱……”

孟戚还要继续讲价,墨鲤已经打断道,“不,就这两个色各一匹。”

一匹布恰好能做一套衣服,没有第二个人的份额。

孟戚不甘心地问:“大夫与我穿同样料子做的衣服不好吗?”

“会拿错。”

墨鲤揭穿某人暗中打的主意。

外衫比较宽大,只要外形差得不多,基本都能穿,少有不合身的。

孟戚装作没有听懂,一本正经地问掌柜,铺子里做成衣需要几日。

“这……客官这可真是不巧了,原有一个裁缝一个绣娘的,可是都回家探亲去了,没三五天都回不来。”掌柜陪着笑,十分担心孟戚二人因为这个不买布了,连忙补充道,“这条街走到底,就是李裁缝家,他家的活计做得又快又好,价格也公道。您不必担心,保管不会耽误您的事。”

孟戚趁机追着掌柜免了三百文钱,然后照墨大夫说的,按花色一人一匹买了。

他将布料扯开,往肩上一披,潇洒自在地出门了。

墨鲤:“……”

买布料的人基本不会扛着布离开,因为有马车牛车搬运。穷人赶集用布当钱,裹在身上的倒是有,像孟戚这样“糟蹋”细布的,掌柜从未见过。

“大夫?”孟戚回头唤了一声,神情坦然。

墨鲤思忖,可能在国师心里,十两银子以下的织料都能随风飞扬。

“大夫的不好拿吗,不如……”

“别!”

墨鲤赶紧阻止,他怀疑自己若是慢一步,孟戚可能就要同时披两匹布招摇过市了。

一匹布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可以抱,也能扛。

问题是墨鲤背上已经有个行囊,再扛一匹布,少不得要调整行囊的位置,避免压到里面的药材。

眼见着孟戚半点不在意他人目光,就这么披裹着继续逛街了,墨鲤一时无言。

魏晋名士放浪形骸,披头散发者有之,赤足敞怀者有之。比起衣衫不整不穿鞋,披块布算什么?

墨鲤低头看布。

“大夫快些来,还得寻裁缝做衣裳!”

那边孟戚催促着,最终墨鲤将布匹折了三道,挂在臂弯之间抱着。

这般伸手细拈,更觉布料柔软光洁。

若不是路途遥远,墨鲤都想再买几匹,给秦老先生唐小糖都做一套衣裳。

——竹山县什么都好,只是物产委实太贫瘠了。

墨鲤走在后面,眼睁睁看着路上行人惊异地扭头,目光追着孟戚不放直至撞到墙壁或者摊位。

“孟兄这是何必?”墨鲤无奈道。

“要不是铺子里没有兜罗棉或织金料,再者大夫也不喜欢,买了是白花钱,否则那个披着更好。”

孟戚啧了一声,做势拂袖,布料自然随着他的动作鼓动飞扬。

“日光一照,灿然生辉。”孟戚微微眯眼,臆想着墨鲤穿上那样的衣裳,是何等光彩照人。

再摸摸钱袋,不觉哂然。

可怜,人穷志短。

龙脉是山,山穷水尽就不妙了,水都尽了还怎么养鱼?养不起了!

“既然四帮十二会、锦衣卫、风行阁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那就不遮掩了,索性借这些人之口,把可能隐藏在小城里的魑魅魍魉惊出来。”

墨鲤一点即通,这是指飘萍阁、圣莲坛,以及它们背后的人和隐藏的秘密。

前朝国师,真的是一个很好用的身份。

墨鲤忍不住笑了。

孟戚说完,随手捡起路边摊子上的一根木簪。

簪身打磨得很光滑,不见一根木刺。花样是最简洁的那种,只是木头上自然生成的纹路很有趣,硬要说的话就像孩童涂鸦出的一尾小鱼。

孟戚一高兴,连价钱都没问,直接给了摊主五十个铜板。

摊主看他打扮怪异,原本不敢招呼,眼见给钱给得大方,顿时连声道谢,还抓起一个拨浪鼓硬塞过去。

“客官拿回家哄娃,这不值当什么的。”

“……”

小龙脉连化形都难,要什么拨浪鼓。

孟戚正要推拒,身后的一只手把拨浪鼓接下了。

“多谢老丈。”

墨鲤看这玩器做得很有童趣,鼓柄没有涂漆,两侧垂着的弹丸被做成了小小的拳头,鼓面是个大肚弥勒佛。拨浪鼓一晃,就似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肚皮,配合着弥勒佛笑口常开的模样,直叫人忍俊不禁。

即使有心觉得工匠不敬神佛的,想到弥勒佛大肚能容,话就出不了口了。

正好带回去给小糖。

孟戚满腹疑惑,有心要问墨鲤准备把这东西给谁,忽然又听墨鲤问那摊主能否照图做拨浪鼓。

“……中啊,不要多久,这活计简单。”摊主一口应了。

墨鲤向旁边的店铺买了纸笔,不让孟戚伸头看,寥寥画了几下递给卖木制小玩意的摊主。

“成,俺对着描,半个时辰保管好。”

摊主高兴地收下碎银,觉得今个真是撞到财神了。

孟戚还想再看,墨鲤已经把人拽走了。

“还得做衣裳!”墨鲤提醒道。

结果走到街尾,那李裁缝竟然不在,两个学徒看到细布料子,都抖抖索索地不敢接生意。

这两匹细布在太京算不得什么,可是在小城已经是一等一的好布料,万一做坏了或者做得不合客人心意,他们担当不起。

如果只是做自己的衣裳,孟戚不在乎,可这不是还有墨鲤的吗?

在雍州的时候墨鲤给他买的成衣,合适又舒服,孟戚不想事情到了自己手里就砸锅。

又打听了一家裁缝铺,孟戚慢悠悠地踱过去,一路上看看这个,瞧瞧那个,逢铺子就进。

虽然东西没买多少,但是十足十地吸引了众人目光,到后来别说风行阁,就连带了人准备出城的蔡老爷子都听到了消息。

蔡老爷子黑着脸,责令手下弟兄不要耽搁,速速离开。

长信帮主没能把消息卖出去,还得罪了孟戚,眼见着风行阁主也不待见他,怕得直接换了一身装束,看着跟叫花子似的。他一边在城里溜达,一边想着怎样翻身,怎么让蔡老爷子放自己一马,继续在豫州地界混饭吃。

结果他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一个人大热天的,披着一匹价值不菲的青布招摇过市。

“哪来的疯……”

声音戛然而止,长信帮主脸色煞白,直接钻进了路边一家半掩门的铺子。

他扒着门缝偷眼朝外望,只见孟国师和那位大夫神情自若地进了街尾的裁缝铺。

须臾之后,两人又出来了,身上跟手里的布分毫未动。

“这是在做什么?卖布?”

长信帮主嘀咕,随即他感到一阵心悸,好在身体比脑子动得快,本能地扑了出去。

“哗啦。”

葛长信连同铺子的门板一起滚到了街上,正落在墨鲤脚边。

墨鲤:“……”

长信帮主挣扎着爬起来,墨鲤忽然抬脚挑起门板挡在面前。

一阵夺夺急响,门板上多了十几枚漆黑的透骨钉。

孟戚把城里的裁缝铺走了个遍都没能如愿做衣裳,正感到挫败,如今有人送上门了,他当即身形一展,连人带布一起轻飘飘地跃入那家铺子之中。

“里面发生了什么?”墨鲤质问长信帮主。

葛长信张口结舌,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因门板破碎,店铺门敞开,里面没有灯又没开窗,自然是黑漆漆的一片。

孟戚一拂衣袖,内劲震碎了窗户,天光这才照入其中。

两个黑影飞快地冲了上来,身法诡秘。

整匹青布被内力激荡得在空中铺展开来,似是有形之灵,东绊一下西砸一记,两个黑衣人前突后绕,愣是被青布击得节节败退,迫不得已再次用暗器开道。

所有暗器都有毒,碰到木板都直接黑一个坑。

青布受内力激荡,凡是挨着布匹的东西都歪一边去了,暗器纷纷转向。

街上有来不及逃走的百姓,还有他们的摊位上的货物。

墨鲤索性学了孟戚,他将手上抱着的布扬开。

内劲围裹之下,暗器像是掉进了一个大布兜,转眼间没了踪迹。

长信帮主瞠目结舌地看着墨鲤将那匹淡蓝色布收了回来,而他们脚边的木板上则是多了一堆暗器,五花八门仿佛他们在街边摆了个卖暗器的新摊位。

两个黑衣人被布抽得昏头转向,踉跄着摔了出来。

孟戚从容地伸展手臂,细布重新落回他的肩上,而墨鲤手上那匹还没来得及收起。

长信帮主对上孟戚玩味的眼神,一个慌神,连忙挤出谄媚笑容,结结巴巴地吹捧道:

“好……好布。竹叶疏枝,月白霜清,二位挑的好布啊!”

※※※※※※※※※※※※※※※※※※※※

古代布匹一度作为货币使用,如果社会动荡,人们愿意使用布匹而不是钱币。

所以会在一些故事里看到,某人出远门将两匹白帛或者红绫裹在身上,这是当钱用的。

如果一个地方不打仗,统治平稳,物价不夸张,抱布贸丝这种事就比较少。

孟戚的行为在文中令人侧目主要是在两点,一是较贵的布料不会作为“币”,即一般等价物使用。因为布本身是有使用价值的,大家都要用,当然是便宜的流通范围广。

第二,他让布随风飘扬……毕竟是钱,大家抱着裹着扛着都很正常,怕弄脏了不值钱,让钱随风飘扬是什么鬼?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www.shubao100.com)鱼不服书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

猜你喜欢: 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九叔万福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胆小如鼠的我却成了捉鬼大师[尼罗河女儿]萝莉凶残仙途闲修[综合]转世千载兔妖大佬爱上我美人记[SKIP]故中二者无药可医[综]饕餮凌云魔志婚无谱异界骑士成魔本纪作为coser的我好难盛宠令暖阳我的男友是河神掌中妖夫萌系血族拖油瓶只想种田冰上传奇一蓑烟雨任平生神故娘娘她千娇百媚
完本推荐: 青春制暖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砂锅娘子全文阅读这个锅我背了![快穿]全文阅读野兽的魔法师全文阅读仙河风暴全文阅读福运宝珠[清]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独倾君心全文阅读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全文阅读嫡女煞妃全文阅读妈咪超甜:爹地超欢喜全文阅读明目张胆全文阅读狂野生长全文阅读[综英美]持宠而娇全文阅读我不做人了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奸佞全文阅读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成苦情女主的渣A老妈重生过去震八方道长去哪了嫁豪门不如修仙!替天行盗山庄谜影娘子万安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我的读者遍布星际当女配拿了男主剧本[穿书]三界红包群亡国后我嫁给了泥腿子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镜明花作清穿之繁花似锦沙雕攻他重生了我的前任全是巨星横推从签到盘古圣体开始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快看那个大佬纠错人生腹黑王爷傲娇徒灵魂画手,天下我有!澹春山穿越之异世的大唐唐朝贵公子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斗罗之我是召唤师禁区之狐团宠SCP莫得感情

鱼不服最新章节手机版 - 鱼不服全文阅读手机版 - 鱼不服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书包小说移动版 - 书包小说手机站